初霜Twilight

皇女真好看

是不是只要是堀川的弟子都算堀川派啊?找不到堀川家的刀啊?

看来以后去日本要专程跑一趟了


看中了藤原国路的胁差,大概是堀川派的刀吧?小板目肌,真的好看,像是有金砂流动一样

然后,一看价,10w

有钱真好

【土方组】乱世与佳人

注意:花街背景,主cp土方组,副cp冲田组

大概……会很ooc吧……

总之,请多关照了

----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----

(一)乱世

和泉守兼定坐在门廊上,望着落花,白日的花街过于寂静,以至于连花开的声音都能听得见。枝垂樱开得娇艳,紫红紫红的,让他想起晚上的那些女人。

“乱啊……”他站起来,长叹一声,他也不过十三岁,却看完了大多数人都没看过的光景。

如同乱世一般的岛原花街,他,和泉守兼定,一个玉梅屋小小的下人,说讨人喜欢不如加州清光,要比刀法比不过天才少年大和守安定,说勤快更不如堀川国广,上能持刀下能绣花,平时洗衣服抹地也是他干活儿最多。

“阿兼你要再不中用点可真的出不去了。”堀川国广平时就这样拎他袖子要他去洗衣裳,两人吵吵闹闹半天最后还是堀川一个人洗完一大半,连一向不爱开玩笑的安定都说:“堀川,你可真养了个少爷。”

“阿兼——你又上哪儿去了?”转角处传来堀川国广的声音,他像是刚睡醒,音尾还有点倦。和泉守兼定赶忙起身回屋,他们的房间很小,其实就只是一个和室的隔间,仅容得下两人的床铺,或许再多一个小柜子,里面就是全部的家当。堀川国广坐在半拉开的纸门后面,看到人回来了,又躺了回去。和泉守兼定乖乖的盖上薄被,他正要拉上纸门,堀川国广又说话了:“开着罢了,白天没啥人。”

“国广不想睡觉吗?”

“你要看花就躺着看吧,别晚上没精神干活儿……”他说着说着就没声了,和泉守兼定知道,他近日累的很,声音都哑了。兼定不好吵他,就躺下来,隔着巴掌宽的缝隙看着庭院里唯一的枝垂樱。他突然想起了,自己刚来的那个冬日。

只记得下了一整日的雪,到灯火通明时,终于给带到了。玉梅屋的岳田妈妈准备找个人来照看他,这时,一个黑发赤瞳的美少年进来了。

“加州……清光?”他念着少年胸牌上的字。

名叫加州清光的少年笑着拍拍他的脑袋:“识字儿啊?还不错嘛。”

“清光,事儿办妥了?”

“嗯,藤田那家有新进的料子,看了,还蛮新的,没怎么见着有人穿。”加州清光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样品,摊给岳田妈妈看。

“对了,清光,你看这孩子找谁来带,脾气还有点倔呢。”

加州清光仔细低下头仔细瞧他,“跟我来。”和泉守兼定被他握着手腕向屋里走去,进入了这个几乎全是女人的,疯狂且缭乱的世界。

他也记不得是怎样来到堀川国广身边了,加州清光带着他穿过过道,他看着那些隔扇上的影子,听到女人的呻//吟和浪//叫淹没在三味线的歌声里,眼睛鼓鼓的金鱼在圆形的玻璃缸里游着,花里胡哨的和服,夸张的头饰,笑容间的媚态。和泉守兼定看着只觉得恶心,想要快点离开。

“到了。”加州清光拍拍他的肩膀,“堀川!你以后来带这孩子。”

和泉守兼定抬头看去,小小的庭院里,红梅开的正盛,一个穿着素色衣服的少年正坐在木盆前用力的搓洗衣物,听到加州清光叫自己,赶忙抬起头来,随后莞尔一笑。兼定一下子就看迷住了,少年长相清秀,眼睛大且水灵,是和他一样的葱绿色,他没来由的对这少年有好感,也许是因为那双眼睛?还是他温厚的笑容?还是他像缎子一样好的长发?可能是因为刚才在屋里的那一幕幕着实让他受到了不小的冲击,他现在只觉得,少年是干净的,像是落在红梅上的雪一样。

也只停留了一小会儿,和泉守兼定很快就被叫去抹地了,加州清光也因为要带新人而离开,只留下堀川和他手头的一大堆杂务。他直起腰,长叹一口气,开始思考是应该先把洗好的衣服送过去还是先给和泉守拿铺盖。

第一次抹地,和泉守浑身上下都搞得脏兮兮的,等到堀川忙完了来找他,他还有一整个和室没擦完。堀川看着他笨手笨脚的干活,噗嗤一声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和泉守心里不服,加快了速度。

“行了行了,我来吧,你有换洗的衣服吗?”估摸着那群游女该洗完了,堀川才要带和泉守去洗澡。

“没有……”“

真是麻烦啊……”堀川心里想着,自己大概有一两件多出来的单衣给他暂时用一用,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。果然还是应该叫安定或者清光帮忙啊……

忙活了好半天,终于把这个小祖宗的上下都打点齐了,堀川又累又困,给和泉守洗澡的时候就差没把他直接摁在水里擦,擦头发的时候也是,和泉守被他拧的发疼,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咬了一口,他才清醒一点。

“抱歉……抱歉……”连道歉都说的迷迷糊糊的,感觉头发差不多也干了,他就摇摇晃晃的往床铺走,然后散掉头发,直接栽了下去。和泉守帮他盖好被子,也躺到自己的位置上。

烛火熄灭了,两人所处的小隔间顿时陷入黑暗,失去了唯一的热源,和泉守感觉更冷了,他只好紧紧裹着被子。这就是在花街的第一天啊,就这样,乱七八糟的过去了。和泉守有一点怕黑,于是他拉开了纸门,看见屋外静静落着小雪,石灯亮着,散发着微弱的光。

世间万物都渐入沉眠,独他一人清醒着。

那样的石灯,自己家以前也有一只吧?不大的庭院里,静静的矗立在一棵红枫下,霜降了,红叶飘零,他同母亲坐在火盆前剥栗子,火光跳动着,映照在他的眼睛里。再之后,仍是跳动的火光,却是烈火和坍塌的房屋,他守在母亲的尸体旁,他一无所有,连月光都无法施舍给他,仅有乌云密布。雨降下来了,大火熄灭,和泉守内心仅有的一点对过去的缅怀,也一同熄灭了,他的过去已成灰烬。

和泉守紧紧的揪住床单,小声抽泣着,他害怕吵醒堀川,经历了几个月的奔波,他虽然尚不知事,但也多少感受到了人情冷暖。他害怕把堀川吵得烦了,以后的日子不好过。

终究还是吵醒了,其实也不能全怪和泉守,堀川本来就睡的浅,今天突然多了一个人睡在旁边,再加上这个小孩子还在乱动,他其实也没怎么睡好。模模糊糊的听到和泉守在哭,心里也猜到了七八分,本来那么小的一个孩子送过来就有问题,现在他心里大概清楚了。

“你冷吗?”他强迫自己的声音温和一点,将自己的被子掀开一点,和泉守背对着他,没反应。

“如果冷就和我一起睡吧。”

黑暗中,和泉守感到一只暖和的手伸进他的被子里,将他整个人搂着,然后握住了他的手。

“没关系的,不要怕。”

“我在”

和泉守慢慢转过来,靠近了一点,看见堀川清亮的眼睛,堀川的手搂着他的背,轻轻的拍着

“睡觉吧”
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”

听到了这样轻柔的声音,和泉守又靠近了一点,然后,他忍不住了,搂住堀川的脖子大哭起来,压抑已久的悲切和过早降临的苦难,堀川抱着他,感觉像是抱着从前的自己。

他无法入眠,也不能安眠,向着这个孩子,这个尚不可知的未来许下了承诺。他知道这中间有在模仿,模仿另一个人。

他也是像和泉守那样被领过来,那时候的老板还不是现在这个,是一个老辣的女人,让他吃了不少苦头,清光和安定都对她心存畏惧,在某个黑夜里,他因为犯了点小事被关在隔间里,一个小姑娘透过半开的纸门看到了他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她悄悄靠近,小声地问道。

他不想回答,也懒得回答向来不会有人看得起他,所以这个人也不过是觉得好玩罢了,更何况她的穿着看起来就像是花魁身边的人

“没事了,现在没人。”她伸手去摸他的头

“别动我,脏了你的手。”他没好气地别过头

“你不要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“这个,糖,给你。”她从袖口里拿出一小袋金平糖,取出几颗糖粒想要塞到他嘴里,堀川十分抗拒,因为他怕有毒

最后他还是吃了,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女孩儿的好意,而是他那一瞬间有了死去的念头。

当然,无事发生,但是堀川却在离开家人许久之后第一次感受到温暖,至于那个女孩儿,他也仍旧心怀感激,她是以成为花魁为目的而被培养的女孩儿,却对他一个微小的下人施以援手。

“我以前有个弟弟啦,你们年纪还差不多呢” 

“我一定会成为花魁的!等我出去了就把你也一起带出来,小国广也要好好工作啊!”

堀川总是会想起那次经历,那个叫玉露的女孩儿给予他的温暖

大概正是因为在过小的年纪经历太多,堀川才会变成那样温和的人,当他看到和泉守的时候,便忍不住心生怜爱,他不忍心看着和泉守经历和他一样的苦难,学着玉露那样去安慰他

他长长的叹了口气,和泉守已经睡着了,他把被子盖好,也阖上了眼睛。

天已经亮了。

---------------tbc-----------------

第一个感觉运动员之间最和谐的就是花滑了

第一个感觉粉丝最像饭圈的也就你花滑圈了

都8102年了怎么还有沙雕到处拉踩,说别人家拉踩之前看看自己都发些什么吧


吹爆茶太!
写的太好了,跪了

我永远支持武内蘑菇

破老福特怎么又双叒叕显示不了图了

刀乱成功让我找回了当年玩砍口垒捞船捞到吐的感觉

我tm头都要笑掉了
1551=丢人啊
居然还有一群人当嘤嘤嘤使用
笑死在地